分类 1号站平台 下的文章

原标题:[有言值]武汉机场牛肉面卖78元被罚,候机厅餐饮就该死贵吗?

几天前,武汉市有关部门给天河机场候机厅内某牛肉面馆开出了5000元的罚单。原因是消费者举报该店存在售价为78元/份的牛肉面套餐,调查中还发现该店存在不按规定明码标价的价格违法行为。

机场里一份牛肉面套餐卖78元,到底贵不贵,这可能是一个能引发争议的问题。报道中那家面馆被罚,主要原因可能不是因为价格,而是因为没有明码标价。

但是,如果明码标价了呢?是不是消费者就要坦然接受?经常坐飞机的人知道,国内机场一碗面卖78元,简直就算平价了,吃一顿简餐花上百元一点也不稀奇。大概不会有太多人因为机场一碗面卖78元就去举报,大家就算没有搞清楚价格,在机场吃饭多少有放一点血的心理预期。那位举报不法商家的顾客,撕开了机场餐饮定价的遮羞布,其较真态度值得称许。

问题就出在这里:一个现象不管合理不合理,只要它长期存在,久而久之,提出异议的人就会越来越少。人们默认机场里的商品就是贵的,并把贵视为一种必须接受的常态。

坐飞机旅行的确越来越平民化了,但机场里的商店,特别是餐饮店,丝毫没有降下身段。机场里能够看到在贵宾室闭目养神的商务人士,结束加班直接赶到机场的小白领,“人在囧途”坐飞机的务工人员,其服务对象越来越兼容并蓄了。但是,那些个牛肉面馆还是老姿态——价格至少是市面上的两三倍,服务上冷冷冰冰,装修风格也无限趋近于“老干部”审美。

也别怪游客出门带几桶方便面了,坐得起飞机,吃不起机场牛肉面啊!就连刘晓庆、李易峰、黄晓明等明星也吐槽过机场吃饭太贵,能脸不红、心不跳坐下享用一套卤肉饭的人,绝对是实力人士!

很多地方都把机场当成城市的高端名片,但不知道这张名片究竟是给自己看的,还是给南来北往的旅客看的。至少就餐饮服务来说,除了在少数几座大型机场,消费者选择面广一些、市场竞争强一些,大量二三线城市的机场餐馆高端大气有余,缺的就是烟火气。很多时候,业界的良心担当只有“开封菜”(KFC)这样的洋快餐,机场洋快餐的价格比市区还是高点,但还算在正常浮动范围内。

有人也许觉得,机场无非是旅途中短暂逗留的地方,东西卖多贵并不重要,不去吃就是了。问题在于,这些年人们逗留机场的时间并未缩短,由于航班准点率不高等原因,国内航班旅客等候在机场的时间,经常超过实际在空中的时间,乘坐国际航班的旅客也习惯提前数小时到机场。对选择坐飞机出行的人来说,机场就是旅途中的重要一环。

航空业作为国际化程度较高的行业,理应开展国际对比。在一些“全球十佳机场”的榜单上,获好评的机场往往也是个商业综合体,高端消费场所自然有,平民消费门店也不少。不然怎么解释中国游客到海外疯狂购物,把机场当作最后一站呢?免税是一个理由,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人家是把机场当作一个正常的商业主体来经营,让机场参与平等的市场竞争。

很多分析文章称,机场餐饮订价过高,归根结底是租金成本高,一些平价餐馆因为背不住租金或观望、或撤离。但这个理由难以完全让人信服,定价高就解决了租金问题吗?一些定价高昂、生意冷清却多年在机场里屹立不倒的餐馆是怎么开下去的,监管部门和媒体有必要查一查。凡是存在不符合市场规律的地方,都有滋生猫腻的嫌疑。

机场商业资源的确稀缺,再加上往来客流量大,成了商家眼中的香饽饽。然而,机场商铺归根结底是公共资源,不能既占公共利益的便宜,又把成本往消费者身上转嫁。此外,近些年,国内大中城市掀起一阵新机场建设潮,航站楼造得越来越大,有充分空间容纳更多商铺,市场竞争的空间限制越来越小。高端的机场需要平民的消费,管理者和经营者不能不明白这个道理。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济南打掉“套路贷”团伙:针对大学生,有受害者被迫举家搬迁

近日,济南市公安局长清区分局(以下简称“分局”)经过一个多月的集中攻坚,成功打掉一个涉嫌诈骗、敲诈勒索、强迫交易、故意伤害、非法拘禁犯罪的“套路贷”涉恶团伙,目前逮捕7人,取保候审11人,上网追逃1人。

该团伙未经批准、没有任何资质,假借“齐鲁私贷”、“齐鲁投资”小额贷款公司名义,以在校大学生为主要侵害目标,通过各种“网贷”、“微贷”平台、校园广告、中介等等途径招揽有需求的大学生借款,利用大学生社会经验不足和不想让家人知道的特点,以个人民间借贷为幌子,以“行业规矩”、“借一押一”、“借一押二”等各种名目为由,通过签订“阴阳合同”、“虚高借款合同”等明显不利于借款人的债务合同,非法获取“手续费”、“管理费”、“中介费”、“分期费”、“续期费”、“催收费”、“违约金”、“本金”、“增倍本金”等等名目繁多的金钱利益,过程中采取“制造借款人已取得借款假象”、“肆意认定违约”、“贷款平账清账”、“层层转贷”等方式,使用暴力、恐吓、威胁、要挟、侮辱、骚扰、“轰炸”通讯录、上门催收滋事等手段向大学生和其家人施压,达到非法索取巨额金钱的目的,对借款人及其家庭造成严重危害和恶劣影响,有的债台高筑、有的举家搬迁、有的长期失联,更有甚者产生抑郁轻生念头。

该系列案的成功告破,有力地打击了以借贷为名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犯罪即“套路贷”这一新型犯罪的蔓延之势,维护了广大高校学生的合法权益和校园安全。这是济南市对“套路贷”犯罪开打的第一战,是落实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直接体现!

本文图均为 济南公安微信公众号 图

大学生深陷“贷款门”不堪重负报警举报

2018年1月份以来,分局接到多起大学生因借贷被讨债引发的警情和举报,数名大学生受到“放贷公司”的催收侵害,有的大学生甚至不敢返校上学。对此,分局高度关注,郑宏局长要求刑警大队迅速调查,坚决依法打击。分管刑侦工作的王宪亮副局长立即组织刑警大队成立专案组开展工作。

专案组一方面想方设法找到有关报警人详细了解案情经过,一方面由近及远与大学路派出所梳理了因放贷催收引发的警情和案件。经过工作,专案组发现多起警情和举报同时指向同一家“放贷公司”的多名人员。

被害人大学生张某因还不上第一家“公司”的借款,被第二家“齐鲁私贷”的嫌疑人刘某诱骗借款高利贷15000元,其中7402元用于偿还上家借款,剩余7598元被刘某以各种费用的名义扣留,另外每十天还息1500元,“先息后本”,直到还借本金15000元。张某在还了3000元之后因没有经济能力继续还款,又被嫌疑人刘某胁迫在第三家“公司”借款10000元,其中实际到手7000元,被刘某拿走6500元。因仍然还不上第二家的本金15000元,刘某又胁迫张某在第四家“公司”借款6000元,其中实际到手4000元,又被刘某拿走3500元。直至嫌疑人刘某向被害人张某家人催收。期间,因张某还不上第三家的本金,遭到第三家的人员催收殴打。

被害人大学生王某在“齐鲁私贷”实际借款10000元,被要求还款16000元,每半月还款8000元,分两次还清,结果被要求“借一押一”,打借条32000元,同时按第二次应还款日期打借条32000元,每次逾期按32000元催收。王某因第一次还款逾期被“齐鲁私贷”人员限制人身自由,期间被八名嫌疑人轮番殴打,最终被致轻伤害。

被害人大学生乔某因还不上“齐鲁私贷”的借款,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长达40余小时。

揭开盖子露出原形迅速厘清犯罪“套路”

虽然此类讨债警情表面上看似高利借贷纠纷,难以定性,难以将债务纠纷和违法犯罪剥离,之前也缺乏打击整治和诉讼审判的先例可循。专案组经过详细调查,认真研究、去伪存真,将每起个案用联系的观点进行分析综合,判断这是一个专门针对在校大学生,以借贷为名、软硬兼施、牟取高额利益非法占有、有组织的犯罪团伙。像这样的团伙隐藏在大学园区,高利放贷、恶意欺诈、暴力催收,不择手段攫取利益,严重危害着大学生的权益和安全。

专案组根据前期调查的情况,于1月23日与法制部门充分研究,报请分局批准立案侦查。

为不使一人漏网、防止有关证据被转移,1月23日晚,刑警大队组织三十名警力,在大学路派出所的配合下,兵分三路对前期确定的嫌疑人办公地点和住处进行统一行动,当场传唤于某、齐某、刘某等11人,查获账本20余个、借款合同30余份,以及相关借款人信息200余条,又于次日传唤嫌疑人3名。专案组连夜组织审查,针对团伙的组织形式、人员构成、运营模式、如何放款、如何催收,尤其是放款催收过程中出现的诱骗、暴力、胁迫、侮辱、轰炸、限制人身自由等具体行为,进行了耐心细致的审查查证,发现该团伙成员涉嫌敲诈勒索、非法拘禁等多起犯罪事实。1月24日,分局依法对于某、齐某、刘某等9人刑事拘留。

工作发现,于某、齐某因从事借贷业务相识,未经许可注册,于2016年5月在长清大学城常春藤小区合伙成立“齐鲁私贷”,共同出资、平分盈利,同时二人分别负责一个小团队,用老业务员带新业务员,招揽大学生借款,有较为固定的“业务流程”和“行业规矩”,分工明确,按比例提成。至2018年1月份,该“公司”内部成员达二十余人,并与其他放贷团伙和中介形成利益链条。该团伙以无抵押快速借款为诱饵,通过“虚增债务”、“胁迫逼债”等方式,非法占有借款大学生及其家人的钱财。

鉴于案情复杂,又是放贷领域的新型犯罪,济南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及时到分局指导侦办,并带来《上海市打击以借贷为名非法牟利违法犯罪(套路贷)工作手册》。于某、齐某团伙放款催收的“套路”就是上海“套路贷”的翻版,上海的打击经验为如何有效打击此类犯罪提供了有力参考。

深挖细查全面取证抽丝剥茧依法打击

经过梳理借款合同和借款人信息,专案组先期确定了五十余名借款大学生,决定从点到面,全面进行调查取证。案发时值大学放假期间,受害学生分布在全省各个地市,由于长期受到骚扰、恐吓,有的被害人不相信民警身份,害怕被嫌疑人打击报复,拒绝与民警联系,更不用说到公安机关配合提供证据。刑警大队张庆国大队长说:“学生们不信任不敢来,我们就走出去。”

2017年腊月十一,专案组追加警力兵分四路,赴全省十六个地市,历时半月查证被害人、证人材料100余份。民警进一步调查发现,嫌疑人通过“轰炸”借款人通讯录,发送侮辱、诽谤内容短信给借款人的亲朋好友,毁坏借款人及家属名誉,有的则对被害人言语辱骂、殴打、非法拘禁。上门催收人员向威海、莱芜、德州等地的多名被害人家门、院墙上喷漆、大字涂写侮辱语言,用高音喇叭喊话损害被害人名声。于某、齐某等人团伙侵害对象中,有五名被害人因不堪催收压力,离家出走,有三户被害人举家搬迁。

为实现全链条有效打击,专案组又先后抓获并刑事拘留五人,集中警力分成抓捕组、审讯组、证据组、材料组等,深挖细查、抽丝剥茧,全方位查证,期间法制大队全程指导,检方提前介入,专案组多次与检法交流探讨、查证完善。

3月26日,检察院对该团伙中涉嫌诈骗、敲诈勒索、强迫交易、故意伤害、非法拘禁犯罪的7人批准逮捕。该案仍在进一步侦办中。

挽救学子群众满意扫黑除恶任重道远

“该案涉及的‘贷款公司’都有利益勾连,极容易形成借贷黑市,严重威胁在校学生的财产和人身安全,这一毒瘤必须连根拔起,彻底清除。”分局王宪亮副局长说。

1月30日,临沂市某被害人父母寄来感谢信,对民警诚心为民、主动办案,使其子得以摆脱放贷团伙的迫害表示衷心感谢——“感谢长清分局以极大地魄力和高素养的办案水准侦破复杂疑难案件,以极大的责任心维护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2017年8月24日,多部委联合发布“史上最严网贷新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为网贷平台划出“十三条红线”,大量网贷平台相继停业、转型,但是,披着民间借贷外衣的“套路贷”却规避法律,成为涉恶犯罪新形态。该案中“套路贷”在高校学生中的发展蔓延,不仅直接侵害广大学生的合法财产权益,而且其中掺杂的暴力、威胁、拘禁、侮辱等索款手段已构成犯罪,带来了一系列社会问题。

遏制“套路贷”,要事后打击,更要事前防范,往往防范重于打击,需要社会各方共同努力。在党中央大部制改革思路引领下,相关部门要切实负起责任依法严格监管;高校切实担负起安全防范教育责任,加强学校家庭互动,敦促家庭教育养成,引导学生形成正确健康的消费观,提高学生对不法侵害的辨别能力和自我防范意识。社会、学校、家庭三方合力,根除“套路贷”滋生土壤。

自中央部署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长清分局严格按照省厅、市局要求,充分发挥主力军作用,坚持对黑恶犯罪零容忍,露头就打、除恶务尽,坚决依法打击黑恶霸痞势力嚣张气焰,净化社会治安环境,确保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努力让人民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加充实、更有保障。

来源:济南公安微信公众号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