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MG老虎机 >

幽默的“杀伤力”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查理周刊》枪袭事件发生后,美国媒体广泛报道,奥巴马总统也发表讲话,对受害者表示哀悼并谴责恐怖主义的暴行。但是,对公共话语中,尤其是在涉及不同宗教和文化群体时,如何运用幽默来进行批评和攻击,美国人却似乎有比法国人更严格,也更有利于多元文化共处的尺度。

  美国人比较幽默,美国学生也是这样,这在不少学生的说理文中就可以看出来。他们运用的最多的经常是“讽刺”和“戏仿”。美国有的写作教科书里有专门关于公共说理中如何运用幽默的内容,体现了对这个问题的重视。

  说理文中的幽默与幽默短文不同。幽默短文往往可以当“寓言”来阅读,如成语故事《自相矛盾》和胡适先生的《差不多先生传》。而说理文里的幽默手法就并非如此,那是一种暴露逻辑矛盾或不协调的修辞手法(如夸张类比、模仿、冷笑话)。

  继亚里士多德之后,罗马演说家西塞罗对两种幽默作了区分。第一种是贯穿于演说始终的那种,称作cavillatio。另一种是个别的风趣、诙谐之言,称作dicacitas。

  个别的风趣、诙谐之言,并不是以故事讲述道理。例如,市议会通过法令,骑自行车必须戴头盔,有的学生不同意,就说,如果这条法令是为了保护市民,那么也就应该规定在市游泳池游泳时必须戴救生圈,到舞蹈俱乐部必须戴耳塞。这是夸张类比。又例如,有专家论证,从幼儿行为(用蜡笔画画还是用嘴啃蜡笔)能看出日后进大学的学业表现,有学生认为这太牵强附会,但并不直接挖苦它“滑稽可笑”,而是在介绍这个论点后说,“论者没有告诉我们他自己在幼儿园有什么蜡笔行为。”这就是冷笑话。

  说理课上向学生介绍如何运用幽默,当然会涉及一些运用方式的问题,如幽默要自然,要顺势而行、水到渠成,不要刻意雕凿、做作、矫饰、勉强。又例如,幽默包含的想法(ideas)都不复杂,所以,一方面不要在运用时把它弄得太复杂;另一方面,由于幽默的简单和通俗特征,它会让说理显得肤浅、俗气,所以要适可而止。再例如,开玩笑要注意自己的身份,平辈之间的玩笑有的不宜对长辈来开;一个族裔或群体成员之间的玩笑有的不宜于对其他族裔或群体成员来开。

  但是,说理课的主要任务不是向学生们传授幽默的修辞技巧,而是介绍幽默的伦理。这也是公共话语伦理的一部分。在公共说理里,要运用好的而不是不好的幽默,幽默不只是说话者的个人喜好或性格显现,而且是涉及他人的话语行为。所以,使用幽默要考虑到幽默的社会功能、合适与否、对他人造成什么影响(伤害或不伤害)、有什么规范或禁忌、需要注意什么等等。这些问题也是喜剧表演讨论或争论中经常被提出来的。

  幽默的言论伦理要比一般的言论伦理更严格一些。例如,《旧金山纪事报》曾刊登一篇《口技表演禁口令:不准开玩笑》的报道,说的是南非白人口技木偶表演者、著名喜剧演员柯赫被法庭禁止用玩笑批评白人歌手霍夫梅。柯赫经常出现在南非的电视节目中,他用一个名叫“不在”的宽脸木偶用滑稽表演的形式来评论南非的政治事件和种族问题。

  霍夫梅曾在推特上说,在南非执政的非洲人国民大会歧视对待南非白人。在另一则脸书评论里,他对以前种族隔离制度下种族分离的“优点”发表看法,“族隔离制度是残酷、不幸和无法维持的,但是,究竟是什么原因才造成这种令人发狂的隔离?” 柯赫认为霍夫梅发表的是种族主义言论,所以号召南非人抵制这位歌手。

  如果柯赫是用一般的说理而不是滑稽幽默来批评霍夫梅的言论,那么他有这么做的公民权利,一般民众也会将此视为“就事论事”而非“个人攻击”。即使霍夫梅把他告上法庭,法庭也未必能对他下禁口令。但是,滑稽说笑的批评会有“恶意攻击”之嫌。因此,霍夫梅以“仇恨言论”控告柯赫,而法庭则也以此对柯赫下了禁口令。

  在运用幽默说理的时候,特别需要考虑对方的感受,以免有意无意地伤害对方。用作批评的幽默,它的讽刺和戏仿(更不要说挖苦、嘲笑,甚至诉诸猥亵、性、暴力的取笑和嘲弄)会具有一般言语没有的“杀伤力”。这样的幽默不仅会造成冒犯和伤害,而且会把公众注意力从讨论的问题转移到被嘲笑者身上,因此而消解了要讨论的问题。媒体上的幽默争议可以成为一种关于公共话语规范的教育,而课堂里的幽默伦理教育则应该成为它一个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