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MG老虎机 >

谁杀死了我们的幽默细胞

同事的儿子,在本地一所著名小学读五年级,美术老师一次布置了一道作业:请大家以我为原型,画一幅人像,画得好的都有机会在学校橱窗里展出。那小子迅即展开丰富想象,选择不同角度,画出了心中的老师。作业交上去后,我的同事却被老师喊去学校,说他儿子的画作严重贬损了老师形象——那小子在老师夸张的头像上,添加了一只鸭梨,还画了一个大大的猪状鼻子。同事见此,不由一乐,但表面上还得严肃责问儿子,为什么要这样画?小子如实道来:想把老师画得轻松俏皮些,那只鸭梨,想说明他“压力山大”;老师姓朱,就联想到“八戒”了。

瞧,孩子多幽默,多有想法。如果我是那老师,会以自嘲、欣赏的心态,组织同学们一起来评析这幅不同寻常的画作,会由衷地鼓励那个标新立异的孩子:“谢谢你,用你的画笔,画出了心中的老师。在聪明、顽皮的你们面前,我确实常常有些压力,总是担心挫伤了你们油然而生的兴致,压制了你们大胆的想象。”可是,那位年轻的美术老师视故事为“事故”,又是熊孩子,又是喊家长,最后以孩子重新绘出一幅中规中矩的画作才作罢,多么令人遗憾。

同学的儿子,在一所知名国际小学读三年级。一堂英语复习课上,孩子们做了一道又一道试题,有些疲沓了,小子便和邻座女生开始互传纸条,细心的老师当场抓了现行,同时拍了照片,微信立即发给家长,要求配合进行守纪教育。那纸条是俩孩子用铅笔写的一组对话:你是什么地方人?地球人。说真的。江苏人。暑假能来我家吗?在哪里?奥yu花园。同学说,儿子过去一直都约同学来家里玩,邀请女同学还是第一次。

这也本是难得的一次情感教育、对话训练的机会。如果我是那老师,会以孩子的幽默,去点赞小男孩的情商,夸奖他的勇气和大方,而且还会借题发挥,请孩子们把在纸上写的那段话,用英语表演出来。这样的引导,就不能达到管理课堂纪律的目的吗?动不动强拉家长配合守纪教育,孩子就能安分守己吗?说好的“严肃活泼”呢?课堂上,为什么常常只剩下老师一个人的声音?

我们能好好说话吗?能不那么严肃刻板吗?还能有一点轻松幽默吗?遗憾的是,众多以说话为职业或副业的人,鲜有幽默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中日友好医院院长王辰说,医生照顾病人有三件法宝:药物、刀械和语言。语言代表对病人的人文关怀,在疗效中永远超过50%,一千年前是这样,一千年后还会是这样。一个医生只有等于和大于病人的人文素养时,在医患沟通中才能争取到主动(《中国青年报》6月24日)。照我理解,具有人文素养的语言,必定是平等的、友善的,甚至是幽默的。“良言一句三冬暖”,轻松、有趣的语言不只对病人管用,对求知的孩子、求职的毕业生、求教的职员、求助的老人,同样有着意想不到的功效。

笔者的微信公众号,专设“幽他一默”一栏,每日搜罗精彩的段子、帖子,转发分享朋友圈,引无数好友竞点赞。原来,中国人也是懂幽默的,也是需要幽默的。问题是,在平常的生活中,人们为什么都习惯瞪着眼、板着脸说话?幽默怎么成了“人人心中有,个个嘴上无”?到底是谁杀死了我们的幽默细胞?

面对调皮捣蛋的孩子,如果年轻的教师们意识到那才是真实、鲜活、多彩的生命状态时,相信他们的内心会涌动亲情一样的感觉,其表达也会友善、幽默起来。有语言的良性互动,才有思想的同频振动,当然,这个前提如王辰院士所言,老师的人文素养要等于和大于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