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三件事,让你看清“港独”的面目及前途

近来的香港颇不太平。先是一些香港高校学生会散播“港独”标语、言论,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迅速对此表明严正态度,接着香港多所大学校长发表联名公开信,反对“港独”立场。就在第一回合即将结束之时,借着到香港推销作品的名义,“末代港督”彭定康又挑动话题,结果被林郑月娥又怼回去。

这些“一来一往”,凸显有一小撮人在香港仍不死心。

“接班人”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去了伦敦,她在一场晚宴上表示,法治、司法独立是香港成功的基石,不会动摇,自己对香港感到乐观和充满信心,可令香港再创高峰。

几乎同一时间,“末代港督”彭定康不甘寂寞,在香港回归之后继续“阴魂不散”,第八次踏足这座中国城市,名义上是来推销自己的新书。

此次“肥彭”赴港真的只为卖书?要真这么想只能证明你实在太天真了。

彭定康在香港有多场演讲活动,包括出席有外国记者参加的午餐会,“香港民主促进会”午餐会,在香港总商会做闭门演讲。此外,他还将会出席美国商会的早餐会,并将会在香港大学发表演讲。

行程表和档期安排得密密麻麻,“辛劳”程度简直不输在任官员,而所有公开场合他均特意留时间给传媒访问。用意非常明显,就是增加自己的曝光度,营造出一种“迎接旧主回巢”的大Party气氛。

这不,20日的香港“民主促进会”午餐会就充斥着这种氛围,有“李汉奸”之称的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早已化身为“民主阿婆”的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等都去“捧场”,真可谓一场“港英余孽”的大合奏。

香港《东方日报》做的“港英余孽大合奏”图

而除了一帮“旧电池”为其捧场,“肥彭”见到一帮反对派的年轻人也显得格外亲近,展现出自己“体贴”的一面。

他特别问候因冲击政府总部而被判坐监的“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在狱中的情况(其实大可不必担心,没看到黄之锋坐了几个月的牢,连小肚子都出来了),力赞是黄之锋等是他遇到过“最坚持原则的年轻人”,代表一些可令世界变得更好的价值,希望他们继续坚持信念,确保“一国两制”仍能有效实施。

哇,这么高的评价,原来是来香港物色“接班人”来了!年轻人,就由你们继续“唱衰”香港吧!

在此,刀姐不禁要感叹,彭定康已经卸任港督整整20年,却仍表现得像一位港英殖民地时期的高官,至今仍对香港特区事务指指点点,在香港问题上颇有些“狂刷存在感”的意思,想一想也蛮“可怜”的。

“灭门”威胁

有了肥彭的“加持”,“港独”分子又开始肆无忌惮地“蹦达了”。“香港众志”的粉丝Francis Ho,连日来不断发表针对何君尧言论的个人意见,称“见到何君尧,要杀死他”。何君尧何许人也,竟激起如此大的“独愤”?

何君尧

刀姐有幸在本周一采访了他,人家现在是香港立法会议员和岭南大学校董,以前当过香港律师会的会长。其实,他不过是有感于从香港非法“占中”到现在高校校园“港独”标语风波,背后都有港大法律学院副教授戴耀廷的黑手,因此在上周日发起了“呐喊”行动,要求革去戴的教师身份。说到底,还是为了广大香港年轻人好。

不过,这些“港独”粉丝不仅不领情,反而向人家全家发出追杀令。在反水货客“光复”骚乱及旺角暴动期间活跃的“勇武前线”,张贴了一张何君尧全家福配以灵堂背景的照片,左右分别写上“早死早着”(早死早完事)“死不足惜”,更注明“祸必及家人”,用心极为险恶。

有网民贴出何君尧全家福,扬言要“灭门”。

以刀姐那天采访何君尧先生的经验,身为律师的他根本没怕。他说,他在上周日活动当天说的“杀”,是“煞停港独”言论的意思,并非杀人及煽动犯法。至于部分人扬言灭门,他会向警方举报,并强调继续要求港大革走戴耀廷。

“港独”分子说自己是在讨论香港的前途,但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一旦他们掌握了香港的前途,香港的命运可想而知。恐怕很多人将成为他们暴力相向的对象,香港也将永无宁日。

“罪成”

再说了,彭定康作为“退休政客”,在英国其实早已没有了影响力,却一心想着在香港当 “太上皇”,谁理他啊?说到这,刀姐又想起参加彭定康午餐会的一个人——前港大学生会会长冯敬恩,20日刚和彭吃完饭,21日就要面对法律的制裁。

在去年1月港大校委会召开会议时,他鼓动上百名学生包围会议大楼抗议,其间高呼“队冧佢”(干掉他)恐吓港大校委会主席李国章,因而被控刑事恐吓,在本年7月20日被判公众地方作出扰乱秩序的行为的罪名成立,21日被判240个小时的社会服务令。

前港大学生会会长冯敬恩

虽然没有被判即时入狱,刀姐还是觉得,“罪成”对于冯敬恩来说也是难以下咽的苦果。可以想象,这位青年在等待命运宣判时的那种彷徨。

事实上,在今日凌晨,预计自己有可能将要入狱的冯敬恩在脸书发文,形容“心中一片茫然,怅然若失……好像在快要离开之际,任凭是吉光片羽都是值得眷恋”。在后文中,他又分别缅怀家人、老师、朋友和爱人相处的时光,并借电影《哪一天我们会飞》的主题曲《差一点我们会飞》的一句歌词寄意:“为世界美好多一点,付出所有。”

冯敬恩脸书发文

感觉画面很凄美?刀姐也相信,香港社会上的一些人的确会被上面这些触动心灵的词句所打动,其中不乏一些社会名流,他们对待冯敬恩被判刑抱持着一种同情或者怜悯的态度。于是,我们看到,港大校长马斐森、港大校委石礼谦等人分别为冯敬恩撰写求情信。

石礼谦在求情信中指,他和冯敬恩的政治立场虽然不同,但过往在校委会中,觉得冯是讲道理的人,而近日社会两极化,令院校变成“战场”。石认为本案是不幸事件,对冯表示同情,希望轻判。

然而,持有任何政治的立场的人都不能否认,法治和司法独立是香港成功的基石,也是香港这座城市赖以成功的核心价值。最终案件的解决仍须回归到司法的层面,一切需要以法治作为依据。

如果冯觉得自己要为“为世界美好多一点,付出所有”,那么我们不妨理解为这次被判刑是为自己的年轻、冲动与不理智付出了代价。

110名港大旧生为冯敬恩求情时曾指“我们都曾年轻过”。的确,年轻人富有激情,但年轻并不能成为触犯法律的借口,在香港这个法治社会,超越法律的界限,必将得到法律的制裁。需要指出的是,冯敬恩在脸书贴文中并未有像传统反对派政客那样批评时弊或“大呼不公”,而是花大篇幅展望将来。而在展望将来之前,就要先学会承担自己的过去。

刀姐也坚信,对于当下的很多香港年轻人来说,“浪子回头金不换”这句至理名言都是适用的。不管是即时入狱,还是被判社会服务令,都改变不了他们违法的事实。敢于承担,则是他们在成长过程中所必须学会的一课。

而这一课,戴耀廷之流是不会在课堂上教给他们的,因为,他们自己都未曾学会。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