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万达娱乐 下的文章

  双11已经进入倒计时,买家购物车中囤积已久的商品,就等11日零点“开闸”。历经了九年的线上购物狂欢,电商平台已经培养了大批忠实的剁手党。  “空仓钜惠”、“特价无库存”、“概不退还”……依然有不法商家的诱惑性宣传和强制性条款,让原本淘实惠的买家苦不堪言。大家在买买买时候,怎样才能避开陷阱,维护自身权益?双11前夕,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采访了四川开山律师事务所孙羿律师,为大家提供一些购物避坑小“贴士”。

《电子商务法》有哪些影响?

  孙羿表示,对于电商行业的影响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对于电商的经营主体及经营范围做了明确。以前,行业主体不明确,各类违规网络经营活动层出不穷,没有统一的监管部门,没有统一的行业标准,经营范围没有限制落实,行业乱象丛生。二、消费者权益损害有了法律保障。《电子商务法》颁布将有利于维护整个电商市场秩序,对于消费者在购买产品时出现权益损害,可以直接通过相关渠道反馈,有整套的法律处理机制得以保障,以前消费者在遇到权益损害时无路可寻的情况将得以改善。  成都的电商数量及电商消费者数量一直位居全国前列,今年也举办了全国移动电子商务年会,成都的电子商务行业发展处于中西部首位。所以《电子商务法》的颁布,对于成都电商业发展的影响将更为深刻。

“消费陷阱”要如何预防?

  孙羿提醒,消费者在选择网购商家及产品时,要先做好核实真假的工作。网购商家相关信息是否知晓,是否真实,消费者评价如何等。产品基本信息是否清楚,产品有无质量问题,商家有无售后保障等,不要轻信商家或者店铺的一些误导宣传。在不规范的电商平台或商家中,经常会出现一些“隐藏霸王条款”、“双重标价误导”、“特价无库存”、“概不退还”等消费陷阱,一旦消费者选择或者购买相关产品,会带来诸多不利后果。  在成都上一年度的数据统计中,出现了较多的“消费陷阱”的情况,这也提醒广大消费者在进行产品选择时一定要警觉,一定要选择正规合法的电商平台,选择有相关质量保证的产品,在产品的信息了解上要做好功课,才能从源头防范“消费陷阱”的出现。

网购遇到问题如何维权?

  孙羿介绍,对于在网购中购买到了不符合质量标准或者虚假产品,消费者应当通过正当渠道进行维权,《电子商务法》就消费者维权的方式进行了规范。消费者在收到产品后发现问题,应当及时向电商平台以及商家反馈,对于问题商品进行取证。店家及平台也应当在合理范围内给予答复并处理,若无法得到解决,消费者再向消费者协会进行告知协调,若还得不到合理解决,消费者可以考虑诉讼等途径解决。  这个维权过程,其实对于消费者及商家都提出了要求。对于商家而言,消费者合理的诉求必须得到满足与保障;对于消费者而言,维权的权利不能滥用,必须有理有据,有法可依。

赠品是否需要符合“三包规定”?

  孙羿表示,依据法律的规定,赠品依然属于商品,同样应当享受商品“三包”的服务。按照《合同法》的相关规定,经营者以消费者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为条件,以奖励、赠予等促销形式向消费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的,不免除经营者对该奖品、赠品或者奖励、赠予服务所承担的修理、更换、重做、退货等责任。商家有义务对奖品或赠品包修、包退、包换,消费者也有权要求商家对奖品和赠品履行“三包”义务。  对消费者来说,赠品出现质量问题,造成自身权益受到损害时,同样也适用正当的维权措施。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雷强

  11月8日电 据外媒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7日表示,期望明年年初能够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再次会晤。

当地时间6月12日上午,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新加坡嘉佩乐酒店举行首次会晤,双方握手致意。这是在任的朝美领导人数十年来首次会晤及握手。当地时间6月12日上午,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新加坡嘉佩乐酒店举行首次会晤,双方握手致意。这是在任的朝美领导人数十年来首次会晤及握手。

  据报道,特朗普在主要谈及中期选举的白宫记者会上以及美朝关系。他透露,会就国务卿蓬佩奥与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金英哲的会面重新作出安排,他自己则依然期待明年初和金正恩见面。

  蓬佩奥和金英哲原定于本周举行会晤,但美国国务院7日宣布会晤推迟举行。

  特朗普指出,在其任内,美朝关系已经取得了之前几届政府前所未见的进展。他同时强调,由于制裁措施依然有效,他并不急于和朝鲜达成协议。

  他说:“我非常愿意取消制裁,但他们也要有反应,这是双向的事,不过我们不着急。”

  韩国青瓦台发言人金宜谦表示,韩国政府不认为美国和朝鲜的谈判完全中断或“失去动力”。青瓦台表示,美国已经通知韩国有关蓬佩奥和金英哲会面推迟的决定,但不会向外界透露原因。

  客户端北京11月8日电(姚露)在民营企业座谈会召开之后,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措施进入密集出台和落地期。近日,央行、工信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人社部等部门纷纷发声,出台系列措施,多管齐下,以解决民营企业面临的难题,支持民营经济发展。

中国人民银行资料图。中新社发 李慧思 摄中国人民银行资料图。中新社发 李慧思 摄

  助翻“融资高山”

  近来,一些民营企业在经营发展中遇到不少困难和问题,有的民营企业家形容为遇到了“三座大山”:市场的冰山、融资的高山、转型的火山。

  尤其是在当下,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成为当务之急。

  对此,民营企业座谈会提出,要优先解决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融资难甚至融不到资问题,同时逐步降低融资成本。

  如何帮民企翻越“融资高山”?央行行长易纲表示,央行正会同有关部门综合施策,从债券、信贷、股权三个主要融资渠道发力,用好“三支箭”,支持民营企业拓宽融资途径,帮助民营企业渡过难关。

  其中,“第一支箭”是将进一步扩大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试点范围,帮助更多民营企业通过债券市场获得融资;第二支箭是信贷支持,也就是综合运用货币信贷政策工具,引导金融机构对民营企业增加信贷投放;“第三支箭”是研究设立民营企业股权融资支持工具,为出现资金困难的民营企业提供阶段性的股权融资支持。

  易纲说: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面临的实际困难,我们有“真金白银”的政策措施帮他们解决。人民银行今年增加的3000亿元再贷款、再贴现额度,是一个政策的引子,是“四两拨千斤”的引导,还要依靠大银行、股份制银行、中小金融机构一起给民营企业贷款。

  证监会则表示,组织交易所债券市场启动了信用保护工具试点,探索通过信用增进工具减少投资者购买民营企业债券的顾虑,支持民营企业债券融资。首批已推出四单民营企业信用保护合约,涉及3家非上市民营企业和1家上市民营企业。

  工信部部长苗圩介绍,工信部将进一步发挥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作用,带动地方和社会资金扩大小微企业股权融资规模,为更多创新型中小企业拓展直接融资渠道。同时,推动研究出台防止大企业拖欠小微企业款项的行政法规。

资料图:银行工作人员清点货币。中新社记者 张云 摄资料图:银行工作人员清点货币。中新社记者 张云 摄

  力破“三重门”障碍

  一些民营企业反映,“看到政策,无法享受;看到空间,无法进入;看到机会,无法把握”,一些部门为民营企业办事效率不高,仍有“卷帘门”“玻璃门”“旋转门”的阻隔。

  如何破解“三重门”的障碍?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局长张茅表示,要围绕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目标,健全竞争政策体系,坚持竞争中立原则,对所有市场主体一视同仁、平等对待。加大竞争执法力度,规范市场秩序,促进公平竞争。

  比如,深化商事制度改革,着力“减证照、压许可”,为民营企业营造更加公开透明便利的准入环境。今年11月10日起,在全国对第一批106项涉企行政审批事项进行改革,按照直接取消审批、审批改为备案、实行告知承诺、优化准入服务分类管理,推进“照后减证”,让企业既能进得了市场的“大门”,也能入得了行业“小门”。

  苗圩表示,下一步,工信部将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鼓励民间资本进入电信、军工领域。

  具体包括:一是通过实施移动通信转售业务正式商用,深化宽带接入网业务试点,进一步引导民间资本进入基础电信运营领域。二是进一步引导和支持民营企业参与军民融合发展。

  营造公平竞争环境成为政策的一大着力点。

  按照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提出的安排,将全面实施公平竞争审查。在今年年底前组织各地区各有关部门完成对清理废除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政策文件、执行公平竞争审查制度情况的自查,并向全社会公示,接受社会监督。同时,强化反垄断执法。开展公用企业限制竞争和垄断行为专项整治行动。

  最高人民法院表示,要加强反垄断案件审理,依法制止占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市场主体滥用垄断地位,为民营经济发展营造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环境。

资料图:开办企业服务窗口。王子涛 摄资料图:上海“一窗通”服务平台:开办企业时间由22天缩短为5天。王子涛 摄

  着眼企业减负

  民营企业座谈会要求,减轻企业税费负担。要抓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降成本行动各项工作,实质性降低企业负担。

  在具体措施方面,人社部表示,要根据实际情况降低社保缴费名义费率,稳定缴费方式,确保企业社保缴费实际负担有实质性下降。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表示,优化政务服务,减轻企业负担,为民营企业创造健康和谐的发展环境。

  其中,以涉企收费为重点,深入整治违法违规价费行为;开展行政审批中介服务收费专项治理。依法整治“红顶中介”,坚决纠正变相审批及违规收费、加重企业负担的情况。

  此外,科学合理简化认证管理单元,减少认证证书种类,引导和督促认证机构降低收费标准,切实减轻企业负担。(完)

  微信群成了“紧箍咒”

  职场青年只想来一场痛快的“信息减负”

  魏丽娜拍了张新出租屋的照片,想要发给妈妈看,但是她不断下拉微信,始终没有找到妈妈的头像。在她聊天界面里,全是通过置顶功能始终显示在前排的微信群,加上最近刚加入的两个新项目联络群,魏丽娜置顶的群组增加到27个,占据了聊天界面的前4屏。而刨除这些置顶的微信群,她保存在列、可以统计的微信群则多达481个。

  工作群、项目群、有领导的群、没有领导的群、家人群、好友群、同学群、投票群、抢票群、学习群、代购群……大学毕业工作才1年,无数个群组将她迅速拉进无数社交圈。但是,复杂的社群关系并没有带给魏丽娜更多有效的社交关系,群里熟悉的朋友屈指可数。而与日俱增的微信群,却带给她越来越多的焦虑与负担。

  被群关系绑架的社交人情

  “你永远不知道哪位微信好友会变成微商或者代购!”并没有人征求过魏丽娜的意见,但她还是被拉进了无数代购群,“日韩化妆品代购1、2、3、4群”“下周去台湾代购走一波”“泰国7日游人肉背回超划算”……拉她进群的人里,有关系不错的同事和朋友,也有很久都没有联系过的大学同学。

  朋友圈可以选择屏蔽,微信群即便设置了免提醒,仍旧会有一个扎眼的小红点,躺在微信消息栏里。还有一个代购群,群主总会@所有人,一天好几次,魏丽娜不堪其扰,想过退群,但又担心朋友看到退群提示而影响关系。“真希望微信能设计一个‘拒绝对方邀请你进群’的功能。”

  除了代购群,还有无数点赞群、投票群、推广群,微信群成了一门“生意”,每个人带着不同的目的建群、加群,或基于社交、学习、相亲,或试图窥探、获取资源、建立市场。

  李东阳的国庆节也因“群”而苦恼。一位小学同学结婚,先是所有人在群里齐刷刷地刷祝福,复制粘贴的都是第一个人敲打出来的文字和表情包,后来有人将自己私发给新郎的红包截图发到群里,并补了一句“虽然人没到,但份子钱到啦!”“队形”就开始变成发红包截图。李东阳犹豫许久,不得不点开群成员列表,找到新郎的头像,点击“申请添加对方为好友”。“原本没有任何私交,但是大家都这么做了,你一个人不做,就会被所有人侧目。

  线下社交受限于时间与空间,微信群里却只需要一个简单的@。老同学们在群里挨个表现友情;家长们在群里排队奉承老师;上班族在群里复制粘贴为同事刷祝生日祝福;部下们在群里花样为领导的发言点赞……毕业很多年后,微信群帮助李东阳重新建立起久违的班级概念,也将他拽进越来越复杂的“人情关系”里。

  “隐形加班”带来新的负担和焦虑

  杨舒是一名新媒体编辑。凌晨3点,热闹的北京进入短暂休眠,但他的手机却响了起来。部门工作群里,习惯熬夜晚睡的领导刚发了一个热点进去,@他“明天一早推送”。

  杨舒立马在群里回复收到,然后无奈地爬起床,艰难打开电脑。他曾因为设置“免提醒”没能及时回复,几分钟后,领导就在群里再次@他。以前在QQ里,不在线的账号头像会变成灰白,对方会得到“此人无法及时收到消息”的暗示,但微信头像却常年是彩色的,于是对于领导而言,他似乎应该永远在线。

  “没办法,毕竟还要工作。”杨舒记得自己推送过一篇新闻报道,宁波一家公司老板,深夜在微信工作群里发了条通知,要求员工在10分钟内上报当月营业额。正巧有位店长睡着了,没能及时回复。10分钟后,老板在微信工作群通知:你已被辞退。

  工作群方便沟通,也产生了越来越多的隐形加班,困扰着无数像杨舒一样的职场人。许多指令看起来简单,只需要打个电话、查个数据,或者翻看一下聊天记录,但正是这些看起来随手可做的事,让工作变成了24小时、365天的事。

  李响参加工作4年,微信群增加到246个,其中大部分都是因为工作关系建立和加入的。为睡个好觉,他养成了夜晚断网的习惯。但更多人,还是只能像杨舒一样,和同事在私下无数次吐槽领导的作息规律,最后还是只能调整自己的时间,去配合领导。微信群成了“紧箍咒”,手机聊天框里,装满了一些职场年轻人强忍着的担忧与焦虑。

  垃圾信息消磨耐心

  何铭给所有的群设置了消息免提醒,但那些五花八门的群还是在消息界面占据着不少位置。一些群活跃度很高,大量的图片、视频信息占据了手机巨大的内存空间,还会将重要的消息位置压下去。

  还有一些曾经参加活动的群,活动结束后,逐渐变成“僵尸群”。但总会有一些人,孜孜不倦地往里面分享各种链接,有请大家帮忙投票的,也有做公众号想要拉阅读量的,但大部分时间并没有人会响应。还有一些群里,时不时冒出各种虚假消息、网络谣言甚至黄色信息。何铭从来没有打开过那些链接,泛滥的广告和垃圾信息,消磨了他的好奇心和耐心。

  在一家知名公关公司任职的陈伟刚经历了一场部门矛盾的升级,有同事在项目群里因为利益分配问题吵了起来,为了让领导主持公正,最后从项目群吵到部门群,又从部门群吵到公司大群。工作群俨然成了硝烟弥漫的“战场”。

  “以前很爱在群里说话,现在看着就觉得心烦。”陈伟私底下是一个很热爱社交的年轻人,朋友小聚、同事约饭都少不了他的身影,最后他在微信群中却变成了一个小透明,朋友笑他“线上 ”,因为除了工作需要,他很少在群里说话。最近,他新添置了一部手机,申请了一个微信小号,里面只有最亲近的家人和朋友。他说自己念书的时候曾是个重度网瘾少年,但是现在只想来一场痛快的“信息减负”。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李翀 来源:中国青年报

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logo 首页 → 国际新闻 搜 索